• 油山漫筆

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:2021-05-10 15:32:00

      走近油山,放眼望去,只見山巒起伏,林海綿延,油山像一張綠海圖卷在你面前徐徐展開。順著一處山崗前行,這里恰是信豐、大余、南雄三縣交界地,素有“一處雄雞叫,三縣界內聞”之說。到達半山腰,向導用手一指,告訴我們,這是油山的西北向,再往前,就是彭坑了。

      彭坑?我腦海里飛快地閃過一個人名,那是一位紅嫂。

      當地人說,江西信豐油山有大大小小的山峰九百九十九座,還有長長短短的山谷坑口九百九十九條,半山腰間云霧處,住著一戶獨門獨院的人家,那是周三娣的家。這位普通的中年婦女,在國民黨軍隊對油山紅軍實行“清剿”的艱難歲月里,毫不猶豫地選擇成為一名油山紅軍游擊隊的交通員。惡風中去,血雨中行,她經常提著一只竹籃為游擊隊送去食品和情報。那年端午節,周三娣為了讓山上的紅軍游擊隊員們吃上一頓粽子,她提著竹籃,冒著傾盆大雨過河上山。當紅軍戰士面對眼前這位濕了一身,摔傷了腿的山里大嫂時,個個感動得落下了眼淚。

      那段時間,由于國民黨加緊了對南方地區,特別是對油山紅軍游擊隊的瘋狂“圍剿”,以油山為主要根據地的紅軍游擊隊猶如驚濤駭浪中的一葉扁舟,在生死存亡考驗面前,他們絕處逢生。在油山,有多少“周三娣”在默默地支援他們?

      幾十年后,當我們肅敬地佇立于這位紅嫂的墓碑前時,那風雨剝蝕中的碑文依然清晰可見:“革命常青在,自有后來人”,這是人民對這位紅嫂最好的褒獎。

      告別了紅嫂的舊居,中午時分,我們終于登上油山峰頂。這座橫跨贛粵兩省,俯瞰三縣六鎮、方圓七八百里的山脈,此時被輕云薄霧所浸染。佇立于高高的山頂遠眺,山川秀色盡收眼底。那波浪起伏的林海、那依山傍溪的村莊和林間嬉戲的飛鳥,是眼前油山的風景。

      “天將曉,隊員醒來早。露侵衣被夏猶寒,樹間唧唧鳴知了。滿身沾野草。天將午,饑腸響如鼓……”此時,我腦海里響起了《贛南游擊詞》。偉人已去,音容猶在。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們,可曾忘卻“創業艱難百戰多”的年代?

      我不止一次地思考過這樣的問題:是什么力量讓陳毅、項英等一大批革命者,冒著槍林彈雨、歷經千難萬苦輾轉到油山,舉起革命大旗?又是什么原因讓山里群眾聚在一起,同呼吸共生死?是中國共產黨人在高高的油山為人民點燃了希望的“燈塔”,照亮了前進的道路。幾十年彈指一揮間,悠悠歲月如長河奔逝,油山見證了這里發生的一切,更目睹了陳毅等老一輩革命家在這里戰斗的情景。

      若干年后,陳毅回憶南方三年游擊戰爭,在談到油山時,動情地說這是一座讓他終生難忘的山!油山是戰斗的山,油山是歷史的山,油山更是一座希望的山!它演繹了中國革命史上可歌可泣的一幕。

      走遍油山,撫摸這里的一草一木,那人聲物語向你傾訴的,正是油山的靈魂,那就是紅色經典中的故事,讓人永遠忘不了……(信豐縣紀委縣監委 錢久玉)